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福瑞股份 - 官方網站

聯系電話
010-8468-2800

公司新聞返回

人文關懷開啟“治愈”新生

時間:2019-12-23 04:12來源:本站 作者:管理員 點擊:3612次


 前言:之前在慢病門診做慢病管理時,接觸過很多的慢乙肝患者,在與他們交流的過程中,我感受到了強烈的“距離感”和“防備心”——這遠遠要比兩個陌生人初次談話時的那種感覺強烈得多。

(一)

   “出去干什么,我恨不得把自己“憋死”在家里,還出來見人?沒得被人嫌棄”

說這話的是一位患慢乙肝20多年的大姐。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她。當時我只是像平時一樣建議她適當增加一些室外活動,她微微地嘆了口氣,回了我開頭那句話。到現在我都記得,她那對外界充滿著防備又小心翼翼地掩藏自己想要被關注的渴望。

有一次在門診又遇見她,剛好當天來登記的患者不是很多,我就請她坐下來聊聊。因為之前有過幾次接觸,為這次聊天打下了基礎,大姐接受了我的邀請。

“我覺得自己是個累贅,”大姐有些哽咽。因為這個病不能過度勞累,她已經很多年沒有工作了。沒有收入就只能靠家里人,所以覺得自己是個負擔。治病這個漫長的過程,她覺得自己像個“蛀蟲”一樣啃食著家里人,她變得越來越自卑。可是強硬的個性讓她在表達情感的時候總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攻擊性”,常常說出一些傷人也傷己的話。“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我控制不住。”講到這里,大姐忍不住掩面哭了出來。

(二)

對家人的愧疚,對疾病的痛恨,對外界的渴望和懼怕,讓大姐不知該如何接納自己。久而久之,她就變得更加不愿意與人接觸,待的時間最長的地方就是自己的房間。可能是難得有人能這么靜靜聽她表達,那天她說了很多很多。從淡漠地陳述,到委屈地哭訴,我看到她不斷地否定自己,又反過來開導自己。感受著她的矛盾,也心疼她的矛盾。漸漸地,大姐情緒趨于平穩,聊到最后,她像是一個一直在封閉空間里的人突然呼吸到了來自外面的新鮮空氣,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那些積壓在心底無法宣泄的情緒,通過這次的溝通得到了釋放。“謝謝你。”離開時,她顯得輕松多了,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舒展的笑容。

(三)

這位大姐的狀態,在慢乙肝患者中其實是很常見的。他們渴望能被正常對待,又因“自我厭棄”,把自己與世界隔離。雖然看上去是遵醫囑進行著治療,但其實吃藥這件事就像是一個不斷提醒自己有病的鬧鐘,不斷地加固著“自我厭棄”這種情緒。

單純的藥物治療,從來都是治病不治心的。很多疾病都是需要人文關懷來進行輔助治療。迄今為止,有太多的臨床研究證實了這一結論,不只是對于慢乙肝患者,人文關懷本身對于疾病的治療就有著積極的促進作用。對于慢乙肝患者而言,除了針對疾病本身治療以外,心理和精神上的關懷顯得更為重要。關注和理解可以幫患者建立自信心,對于后續的治療也可以起到有效的促進作用。

人文關懷從來不局限于醫療,更重要的是來自身邊家人、朋友的關懷、支持和理解。在醫療技術水平不斷發展的今天,專家們正在努力攻克各類疾病治療的難題。慢乙肝的治療也一定會有更好的治療方式出現,讓這類患者可以以健康的狀態去盡情的享受生活。所以,請讓他們帶著身邊人的支持,更好地、更積極地去參與治療。



WeChat截圖_20191223122436.png

EN